孫正義年關“難過”

2020-02-13 02:26:08 投中網 分享

2019 年原本該是孫正義和軟銀的豐收年,實際情況卻不盡如人意,所投的初創企業頻繁傳出的壞消息讓這家公司遭到質疑。

愿景基金似乎也遇到了一些麻煩。比如第二期基金多次被傳無法募集成功。據福克斯商業報道,截至 2019 年 12 月初,這只基金只拿到 20 億美金,是目標募資額的 1.85%。

又比如愿景基金一期關鍵的兩大 LP ——沙特公共投資基金(PIF)和阿布扎比穆巴達拉(Mubadala)對孫正義離經叛道的行為流露出了不滿。原因有兩個,一是孫正義過分抬高了這些科創公司的估值,加劇了科技行業的泡沫;二是愿景基金存在管理風格不當的問題。

這讓一向自信獨裁的孫正義開始在媒體前反思:" 自己的判斷存在問題,我在很多方面感到后悔。"

在孫正義法則失效的 2019 年,創投圈的基調已經發生改變,一二級市場估值倒掛就是最好的證明。市場上有論調認為,已經沒人買得起孫正義。

創投圈如何看待孫正義的 2019?孫正義的 " 滑鐵盧 " 又將如何影響這些初創公司?

一、孫正義的錢去哪兒了?

對阿里巴巴 2000 萬美元的豪賭是孫正義最為人稱道的一次投資。最終,這項投資換回了超千億美元的回報。此后,瘋狂的打法被延續,這讓孫正義和他的軟銀成為當今互聯網最大的風投機構。軟銀的舉動曾經刺激到了紅杉——后者將其合伙人的資金門檻提高到了 2.5 億美元。

大量資金,意味著大把的公司可以拿到錢。美國財經媒體 CNBC 網站曾統計,從 1981 年成立至今,軟銀至少投資過 600 家公司,目前在超過 300 家科技公司擁有股份。雅虎、ARM、阿里巴巴等知名公司都在軟銀的投資名列之中。

2016 年,本該按計劃退休的孫正義又突然宣布成立愿景基金。這只基金帶著巨大的野心而來,總金額高達 1000 億美元,并計劃在 5 年時間內投資 70 到 100 家科技獨角獸。而據 CV Source 投中數據,2019 年每只基金的平均融資金額僅為 2.51 億美元。

(愿景基金投資企業的情況)

孫正義表示,成立如此巨大的基金是為了迎接下一次科技大爆炸。" 我們預見到了個人電腦領域的大爆炸,預見到了互聯網領域的大爆炸,我相信,下一次大爆炸會來得更為劇烈,為作好迎接的準備,我們需要建立一個平臺,也就是軟銀愿景基金。"

愿景基金的打法特色鮮明。特點之一是在投資中將尋求公司控制權。在接受彭博社采訪時,孫正義表示,大部分投資都將占到公司 20%-40% 的股份。其次,軟銀只投資在各個領域有潛力成為第一名的企業,形成一個協同集團,讓被投企業相互協作。而一旦這些公司在各自領域失去第一名的位置就會考慮退出。

數據印證了這一點,據 Crunchbase 數據,截至 2019 年 12 月,軟銀旗下的愿景基金對外投資共計 94 次,其中 81 次為領投。此外,愿景基金所投項目的單輪融資金額在 10 億美元的數量多達 25 起,占其成立以來總投資數量的 27%。

具體而言,投中網根據愿景基金官網資料統計,若按賽道劃分,愿景基金投資主要分布在消費、企業服務、金融科技、前沿技術、健康、地產、物流等領域。其中消費 10 起、企業服務 8 起、金融科技 9 起、前沿技術 8 起、醫療技術 8 起、地產 6 起和運輸物流 20 起;若按地區劃分,軟銀則把大部分錢灑向了美洲(44 起),其次是亞洲(20 起)。

在孫正義看來,雖然所跨行業眾多,其實愿景基金只干了一件事情,就是人工智能。這些公司可以用人工智能變革交通運輸、地產、醫藥等多個領域," 每一家都是未來能支撐起全球變化的支點。"

二、孫正義的 " 滑鐵盧 "

孫正義的好運并沒有延續到 2019 年。他投的眾多公司都在這一年遇到了麻煩。其中最為典型的是 Uber 和 Wework。

這兩家估值高企的公司甚至拖累了孫正義愿景基金的業績,原因在于它們的巨額虧損——招股書顯示,WeWork 的虧損正在逐年加大。2016 年全年虧損 4.29 億美元,到 2018 年全年虧損額已經進一步膨脹至 19.27 億美元,2019 年上半年則虧損 9 億美元。Uber2019 年第三季度財報也同樣顯示虧損擴大,凈虧損 11.62 億美元,同比增長 18%。

甲骨文創始人拉里 · 埃里森就曾表示,雖然自己跟軟銀的孫正義私交不錯,但他不認為 WeWork 或 Uber 具有顯著的投資前景,簡直 " 一無所有 "。在他看來,Uber 沒有技術,也沒有忠實的用戶,靠燒錢搶占市場份額的行為十分愚蠢," 他們的應用,我家貓也寫得出來 ";WeWork 則更為可笑,只不過是 " 從我這里租了一棟樓,裝修一下,接著再轉租出去," 就對外宣稱是一家科技公司。

根據 the information 報道,Uber 和 WeWork 的前車之鑒已經影響到滴滴。滴滴的一些現有股東,正希望在二級市場以比滴滴此前最后一輪私人融資時 570 億美金估值少去 100 億美金的價格出售股份。

而軟銀所投資的公司也正陷入同樣的困境當中。比如,眾安在線目前價格約為發行價的一半;瓜子二手車超 90 億美元的估值也飽受爭議,而它的對手大搜車的估值僅為 30 億美金;平安金融壹賬通首次公開募股時估值為 37 億美元,約為軟銀投資 1 億美元時的一半估值。

此外,據投中網根據公開資料梳理,今年以來,軟銀(包含愿景基金)投資的 Wag、Fair、Zume Pizza、Katerra、OYO、 Rappi、Uber 等多家公司均出現裁員現象,Brandless、Uber、Compass 等公司出現高層動蕩等問題,其中 Uber 創始人特拉維斯 · 卡蘭尼克拋售了其所持有的 94% 股票,徹底與 Uber 分手。

聲明:本站部分資源來源于網絡,版權歸原作者或者來源機構所有,如作者或來源機構不同意本站轉載采用,請通知我們,我們將第一時間刪除內容。本站刊載文章出于傳遞更多信息之目的,所刊文章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并不意味著本站贊同作者觀點或證實其描述,其原創性及對文章內容的真實性、完整性、及時性本站亦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請讀者僅作參考。
編輯:果粉
大满贯老虎机游戏下载 天天捕鱼官方领兑换码 至尊棋牌游戏客服微 35选7规则 下载捕鱼送彩金 股票开户最低多少钱 开元棋牌游戏大厅 2019年精准二尾中特 股票大盘涨个股下跌 福利彩票幸运农场走势 真人李逵劈鱼游戏下载 股票基础知识入门书 快乐8漏洞 经典街机捕鱼电玩版 吉林长春麻将 喜乐彩开奖信息 2020年中超开赛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