曦域資本創始人黃曉黎:2020年會是FinTech公司的轉折元年

2020-08-25 14:19:12 科技狗 分享

  【FinTech公司賺錢不再只靠收“人頭費”】

  2020年6月10-12日,由投中信息、投中網聯合主辦,投中資本承辦的“第14屆中國投資年會·年度峰會”在上海隆重召開。中國的創新力量正風雷涌動,奮發九州,蕩滌環宇,本次峰會以“九州風雷”為主題,匯聚國內外頂級投資機構大佬、知名經濟學家和創新經濟領袖,共筑行業新版圖,探索新機遇。

  曦域資本創始人黃曉黎在“第14屆中國投資年會·年度峰會”演講中表示,2020年將是Fintech公司的轉折元年,尤其在金融行業深耕的技術公司將有機會迎來爆發性增長。這種轉折來源于技術推動、互聯網金融逐漸成熟、國家戰略、更明晰的監管,甚至金融人逐步統一的對市場和技術的認知。Fintech公司將有機會獲得多種技術變現的方式,需求方將更認可技術的價值,更愿意為技術付費,也更接受多種有利于甲乙雙方共贏可持續發展的付費方式。并且,隨著監管的不斷清晰,技術公司可以依賴技術以及對業務的深刻理解,作為重要角色參與金融創新產品和業務的運營,非持牌的技術公司也能夠賺到業務的錢,參與金融業務的分潤,甚至在一些細分金融領域,有機會出現一些隱性的大技術平臺公司,從而獲取規模效應和網絡效應的利潤。

  以下為黃曉黎在“第14屆中國投資年會·年度峰會”致辭/演講實錄,由投中網整理。

  很感謝投中給我機會,和大家分享一下這幾年我投資FinTech的心得。2015年我從景林出來創業做曦域資本,一直專注在FinTech領域投資。

  大家都知道,這兩年,金融監管出了非常多爆雷的事件,曦域資本雖然一直專注在FinTech領域的投資,但我們沒有投一家P2P,也沒有投高息現金貸和互聯網資管,甚至數據公司都沒有投,足以驗證我們的初心,我們一直尋求的是技術在金融行業中產生的商業價值,曦域是一個投資技術且希望自身最終也能夠能為技術驅動的基金。

  最近一年,FinTech領域發生了非常大的變化。原來我們有擔心疫情對投的20家公司會產生業務上的影響,但現在看來,在疫情基本穩定后,我們投資的90%以上的公司其業務反而發展得更好了。

  從我們的角度來看,2020年是FinTech的轉折元年。

  AI在商業里要產生價值,核心是要有足夠多的數據

  今天下午的主題是AI,首先來看看AI在商業環境中是如何應用的?

  AI在商業里要產生價值,最核心的是要有足夠多的數據,在商業環境里,企業的數據主要是:(1)外部數據;(2)內部數據。

  外部數據:在過去十年互聯網、移動互聯網大發展的情況下,大量的C端數據互聯互通,還有各行各業的數據化不斷完善,各種跨行業新商業物種的興起,以及一些領域的數據平臺的誕生,讓企業能夠獲得的外部數據呈指數型的增長。

  內部數據:每個行業都在變革,大家統一的方向是盡量把所有業務數據化。上一時代完成的是信息IT化、業務流程代碼化,下一時代要把業務流程數據化,用數據來驅動業務。

  對商業、產業、企業來講有足夠多的外部和內部數據才談得上AI。

  當時大家都講“AI”時,我們堅定在金融行業賽道尋找,因為金融行業幾乎是完全數據化的,金融本身就是數據的生意,靠數據做定價,靠數據做風控。

  所以,這些年在金融里,AI應用我們投了不少,比如說在信用卡、零售業務、NLP、反欺詐、AR建模、虹膜識別、運籌優化等等。幾乎涉及數據處理的技術公司都存在一定的AI應用。

  金融監管對外越來越開放 對內界限越來越清楚

  這兩年金融行業的變革機遇,我們在行業里感同身受。

  去年6月,央行出了《三年金融科技規劃》,監管部門比較清晰地給出了界定“什么叫金融科技”、金融科技公司到底在金融里會產生什么價值,有的產品創新業務創新,有的降本增效。監管從實際行動來講也越來越清晰的畫出持牌機構和金融科技公司的界限。

  比如說消金和零售領域大監管后,FinTech科技助貸公司可以逐步進入監管沙盒;比如說大的金融公司可以跟FinTech企業分潤,承擔金融風險的收益和技術帶來業務價值的收益,逐步厘清。

  為什么這個行業會發生非常大的變化?有幾點比較大的驅動力:

  (1)金融行業最活躍的主體(持牌機構)在金融領域里越來越受到業務內生增長的壓力。

  原來金融機構可以躺著賺錢,產品同質化,業務擴張主要靠渠道。但這些年金融行業變革非常快,比如支付行業和零售金融的線上化,市場重新洗牌新格局已經逐步產生。

  這幾年一直說“小微金融”,但金融的錢還是很難下去。

  為什么?

  核心是因為產業里的數據不足以支撐金融風控對數據的要求,各個產業本身的數據化還沒有做好,在產業里線上化金融這個是基礎,這是一個漸變的過程,不是想做就能做的。但是大家很急迫做這件事,所以希望做物聯網、區塊鏈,能解決這個問題。

  (2)中國人民幣國際化和中美關系,人民幣的國際化指數還相當低不到4%,國際貿易結算和官方外匯儲備占比差不多是2%,中國在國際金融中的地位是和國力不匹配的。現在,中美關系也導致中國金融安全的問題更迫在眉睫。

聲明:本站部分資源來源于網絡,版權歸原作者或者來源機構所有,如作者或來源機構不同意本站轉載采用,請通知我們,我們將第一時間刪除內容。本站刊載文章出于傳遞更多信息之目的,所刊文章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并不意味著本站贊同作者觀點或證實其描述,其原創性及對文章內容的真實性、完整性、及時性本站亦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請讀者僅作參考。
編輯:果粉
大满贯老虎机游戏下载 大乐透62元全包 香港四不像必中一肖 二分彩 配资网上上盈实盘 北京pk拾网址 中国股票配资平台排行榜 龙江风采22选5大星走势图 一分快三走势图app 股票行情软件有一天的数据不显示 平肖规律 股神配资 快乐12杀号技巧公式 福建31选7任选5中奖规则 福彩山西快乐十分开奖 福彩3d玩法技巧 黑龙江体彩11选五完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