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意欲封禁 Tiktok:到底在恐懼什么?

2020-08-26 14:48:48 鈦媒體 分享

TikTok 正在面臨至暗時刻。

在承受了印度的禁令之后,日前,美國眾議院通過法案,禁止在政府設備上使用 TikTok。而關于 TikTok 的禁令,很可能在 11 月美國大選前有最終結論。當前包括泛大西洋投資、紅杉資本在內的一些字節跳動風險投資者已經盯上了這塊肥肉,希望張一鳴出售 TikTok 的多數股權。而張一鳴當然更希望保持對 TikTok 的控制權。因為張一鳴知道,按照 tiktok 的增長勢頭,它在美國的在線廣告業務還有著巨大潛力,甚至有可能與 Facebook 和 Google 爭雄,鼎足而三。

但從目前的形勢來看,張一鳴要保持 TikTok 在美國的控制權太難,被易手或許是大概率事件。

早前特朗普的顧問彼得納瓦羅就表示,特朗普有權力讓 TikTok 在美國的業務陷入困境。其手段包括將 TikTok 納入美國實體清單,以及美國海外投資委員會(CFIUS)針對字節跳動 2017 年收購 TikTok 前身 Musical.ly 的審查。這將迫使 Apple 和 Google 應用商店下架 TikTok,促使 TikTok 與字節跳動相剝離。

TikTok 的美國公共政策負責人馬克爾 · 貝克曼(Michael Beckerman)在一份給 CNN 的聲明中說,該公司將美國用戶的數據存儲在弗吉尼亞州,備份在新加坡,最大限度地減少跨地區的訪問 "。今年早些時候,TikTok 還聘請了一位美國 CEO ——前迪斯尼高管凱文 · 邁爾 ( Kevin Mayer ) 。

美國封禁 Tiktok 背后的恐懼

然而,這些舉措,似乎是無力的,在外界看來它無法緩解美國的安全顧慮,但本質上,所謂的安全顧慮更多是一個幌子,如何遏制 TikTok 的發展,是美國科技巨頭與其政府的共識,他們有著共同利益與立場。

據 CB Insights 表示,字節跳動幾乎已經是世界上最具價值的初創公司。Sensor Tower 數據也顯示,今年 4 月,抖音及海外版 TikTok 的全球下載量已突破 20 億次,tiktok 在今年一季度下載量就達到了 3.15 億次,遠超 Facebook、Instagram、Snapchat 和 YouTube 等社交巨頭的同期下載量。

在應用收入層面,在 2020 年 5 月,TikTok 拿下全球移動應用 ( 非游戲 ) 收入榜冠軍。

2020 年第一季度,抖音及 TikTok 的應用內購收入已經達到 4.56 億美元,其中,美國用戶貢獻了 8650 萬美元,占 19%,是中國之外內購收入最高的國家。截至今年 6 月,Tiktok 仍是全球應用下載量榜單的第一名。

有知情人士透露,上一次官方融資期間該公司的估值為 750 億美元,而今年早些時候,其在私人股票交易市場中的估值已飆升至 1400 億美元。

在此之前,張一鳴采取了諸多解決措施,但無一成功,在這背后,利益是最根本的原因。Tiktok 已經成為美國民眾、青少年的主流社交媒體軟件之一,它的受歡迎程度不亞于 Facebook、Twitter、YouTube 等這些老牌社交媒體。按照 Tiktok 目前的發展趨勢,它在數字廣告市場,將成為 Facebook、谷歌、YouTube 的強有力的競爭,甚至與這些老牌硅谷巨頭并駕齊驅。

Tiktok 并沒有硅谷巨頭學不會的技術,但背后的技術邏輯無非是算法推薦,但以硅谷技術之先進,卻無法一個一模一樣的東西來競爭。這才是讓他們害怕的原因——技術上的問題就簡單了,通過更高的技術可以壓制。但是一個簡單的互聯網產品沒有技術上的含金量,美國人就是無法阻止它在全世界的流行,它其實也在說明硅谷應用層創新能力的衰退,而中國在應用層面正具備孵化出世界級應用的能力與爆發力。

對于美國封禁 Tiktok,斯坦福大學 ( Stanford ) 教授互聯網法律的法學教授馬克萊姆利 ( Mark Lemley ) 表示 : " 這件事令我感到困擾的一點是,它違背了互聯網精神。"

" 如果我們唯一能用的應用程序是美國的應用程序或來自美國認可的國家的應用程序,那么我們會丟失一些重要的東西。作為消費者,我們不能使用受眾人喜愛的技術,這是一種失敗 …… 但是從長遠來看,美國也在經濟上失敗了,因為我們在此之前一直是互聯網的偉大推動者。"

但之所以美國寧愿背著違憲的爭議以及違背互聯網競爭精神的原則,也要扼殺 TikTok,本質上還是源于美國官方與硅谷互聯網巨頭的利益捆綁,以及對 Tiktok 快速發展背后的不確定的恐懼。

美國封禁 Tiktok,最大的贏家是一眾硅谷巨頭

從封禁 TikTok 這件事中,我們能看到美國對其本土企業的保護力度。我們知道,美國此前的各種理由——內容審查、侵犯隱私、數據安全等,但有人仔細分析過 Tiktok 跟 Facebook、Twitter 所要求的權限梳理,最后發現,TikTok 的數量最少。而字節跳動在很早之前就意識到這重風險,其實已經做了各種內容的審查與隱私權限的獲取的規避。比如說公開內容審核的流程,在美國、英國等國建設存儲本地用戶的數據中心;對涉及不同國家地區本地用戶數據的代碼進行訪問隔離等。

很顯然,美國封禁 Tiktok,受益是一眾美國互聯網巨頭。它符合谷歌、Facebook、亞馬遜、奈飛、Twitter 等一眾美互聯網巨頭的戰略利益。他們這一兩年來,對 TikTok 的迅猛發展以及對自身可能造成的危機感到頗為焦慮。Facebook、Twitter 早在去年 2 月均已把 TikTok 列為競爭對手。從 Facebook 的動作來看,其一是發布了許多有 TikTok 功能的小應用,其二,發布了社交應用程序 Lasso,幾乎與 TikTok 雷同。

但從今天來看,Facebook 在短視頻領域幾乎欠缺基因,其 lasso 的體量與發展勢頭與 tiktok 也不可同日而語。

既然正當的競爭干不過,封禁 Tiktok,對硅谷巨頭來說就很重要了,這意味著美國政府幫他們除掉了一塊心病。

那么美國政府的官方干預或許一方面有著保護其本土企業利益的因素,另一方面或許也有著爭取美國科技巨頭支持,向硅谷巨頭示好的意圖,兩者戰略意圖一致——特朗普也將在政治競選中能獲得更多來自硅谷巨頭平臺給予輿論支持等諸多好處,有利于推動硅谷巨頭與美國政府走的更近。

在過去,硅谷巨頭與政府是保持著一定的距離,往往傾向于站在美國政府的對立面,保持著中立的姿態,并將這種范式作為一種營銷策略。因為硅谷巨頭不僅在美國,在全球往往也飽受隱私問題的困擾,它們在立場上保持中立甚至對立,才能更好的向公眾宣示其互聯網的開放、中立、透明與不作惡的信條。

比如蘋果、Facebook、谷歌和微軟這些巨頭的 CEO 或者領導者會時不時在一些公共議題上有意或無意的與美國政府產生分歧,尤其是一些公益事件與隱私監管問題上,比如說他們曾一致批評特朗普總統退出巴黎氣候協議,此前 Twitter 采取了前所未有的措施,把特朗普的兩條不實推文打上了 " 欺詐 " 的標簽。

此外比如說,2016 年美國聯邦調查局(FBI)要求蘋果協助破解恐怖分子 iPhone 的密碼事件鬧得沸沸揚揚,這場關于國家安全和個人私隱的爭議不斷升級。彼時硅谷一眾科技公司更是將蘋果與 FBI 的對抗當成了自己的事兒,紛紛遞交支持蘋果的聯合簡報。比如 Twitter 聯合 Airbnb、Square 以及 eBay、AT&T 和英特爾、Salesforce、甲骨文、IBM 和 Autodesk、Facebook、WhatsApp、Evernote 以及 Snapchat 等公司、商業軟件聯盟均呈交了支持蘋果的簡報。

因為他們明白," 不作惡 " 是硅谷科技巨頭的共同價值觀,也是民眾對其底線的道德律令,用戶隱私關系著科技巨頭盈利模式的根基性問題。如果在這個問題上與其政府站到同一陣線,意味著會削弱它們的根基性的價值觀——隱私、安全和透明、不作惡的信條。

但在目前,在面臨強大對手的開放競爭面前,硅谷巨頭們收起了他們那一套所謂的公平競爭與開放的互聯網原則,而選擇了默認甚至支持、推動其美國政府的做法。比如說,早在 2019 年 10 月,扎克伯格在喬治城大學的演講中明確表示 " 中國互聯網企業的崛起對美國構成了巨大威脅 "。不久前特朗普在 Facebook 和 Instagram 賬號投放了數則政治廣告,警告美國用戶稱 "TikTok 正在監視你的隱私 ",并號召其簽署封禁 TikTok 的請愿書。

而在這樣一則頗具利益立場傾向的廣告上,Facebook 選擇了支持的立場,因為 TikTok 在沖擊著 Facebook 的全球社交媒體霸主的地位,它在美國遭遇封禁,Facebook 從此少了一個頗具威脅的重量級競爭對手,是最直接的受益者。

而 TikTok 在印度被封禁之后,一周內,Facebook 迅速在印度市場推出 Reels,全方位了 TikTok,盡全力去填補印度市場留下的空白。

另外,我們看到,亞馬遜前段時間命令員工刪除抖音的消息流出,這背后的原因或許頗為微妙,國內就不用說了,直播帶貨已經成為電商平臺與短視頻平臺的標配,而在國外,通過 TikTok 直播帶貨也已經出現了苗頭,不少海外賣家也在通過 TikTok 引流帶貨。

有賣家就一針見血指出,TikTok 當前還未成熟,但已在瓜分亞馬遜的流量,如果放任其增長,瓜分的流量就越多。TikTok 一旦被封禁,被瓜分的流量自然會回歸亞馬遜站內。

而 Netflix 此前在給投資者的信中首次將 Tiktok 列入了為數不多的競爭者名單,并表示這款 APP 的增長速度令人擔憂,這體現了互聯網娛樂的流動性。很明顯,TikTok 正在搶奪 Netflix 用戶的屏幕使用時間。

硅谷巨頭們終于在這個問題上站到了同一陣線。

這一方面源于 TikTok 對于廣告市場蛋糕的蠶食可能性,另一方面是 TikTok 占有了大量用戶時長,并且相對于老牌社交媒體,美國用戶對 TikTokk 表現出了更高的沉迷度。花旗研究分析師尼古拉斯瓊斯在一份報告中稱,TikTok 用戶 3 月份在這款 APP 上平均花費的時間是 476 分鐘,較 2019 年 10 月平均花費時間的增幅中在各大平臺中位列第一。

聲明:本站部分資源來源于網絡,版權歸原作者或者來源機構所有,如作者或來源機構不同意本站轉載采用,請通知我們,我們將第一時間刪除內容。本站刊載文章出于傳遞更多信息之目的,所刊文章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并不意味著本站贊同作者觀點或證實其描述,其原創性及對文章內容的真實性、完整性、及時性本站亦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請讀者僅作參考。
編輯:果粉
大满贯老虎机游戏下载 今天股票不开盘 大发快三精准计划app 权威配资 广东今天36选7开 广东快乐10分钟 系统幸运28 宁夏11选5 重庆快乐10分钟走势图 第一医药股票 黑龙江11选5第20012003期 浙江12中奖金额表 一定牛重庆快乐10分走势图 浙江快乐12游戏规则 上海体彩网11选五开奖结果 广西体彩十一选5玩法 如何在手机上看股市的动态